PE转行做保姆,投资人被困在2023年,只好纠结

日期:2023-06-25 14:54:08 / 人气:1074


“这个行业很苦,但是很多人不愿意承认。”
前几天,一则某知名PE机构女员工转行做“保姆”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她可以当家庭教师,月薪由她支配”。她懂投资配置,懂家庭理财,现在却在寻找投资之外的另一种生活态度。
与此同时,近日梅花创投吴世春的一段“脱口秀”表演视频也被爆出。他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用幽默的话语调侃当前创投圈的困境,投资人的生活,行业的未来。
吴世春说,“”我曾经筹钱喝红酒,说英语,和美元LP打交道;现在融资,喝白酒,谈招商引资,回投资,拥抱人民币资金。" " " "以前出差去北上广深,现在要去三四线城市,甚至县城。" " " "以前介绍自己的基金,只要讲过去的业绩和投资回报,现在要分析宏观经济形势,美国会不会再加息。""
水哥曾评价“脱口秀的底层逻辑其实是痛苦。”用一种所谓玩笑色彩的语气说出最真实的痛苦经历。
对于2023年的风险投资,全球机构都在捂紧钱包,黑石、高盛等外资机构纷纷裁员。国内VC/PE公司要么是削减投资线,要么是降薪调岗,要么是关闭招聘渠道。
“现在这个行业很苦,但是很多人不愿意承认。”

融资难,投资难。
吴世春说,今年很难筹集资金和投资。这是事实。
“今年以来,投资方的三方调整比往年细化了很多,为了满足内部风控和LP风控的要求。"北京某PE品牌负责人常健告诉记者,最近投资的一家企业,在新一轮融资中,被机构签了TS之后就被"放鸽子"了。
融资的过程处处充满博弈。从财务/法律调整,到决策,到最后付款,整个过程有太多的变数。企业需要知道机构给TS是否谨慎。现实中很多机构为了占坑,往往会先给TS。企业每一轮融资都不容易。项目不在热点的时候,融资处于弱势,拿钱是关键。
但即使拿到两个t,也不会万事大吉,很多意想不到的变数会让融资不那么放心。
在企业看来,如果投资机构没有行业经验和认知,尤其是财务投资人,不懂技术和产品,没有后续赋能,只看业绩报告,这类机构基本不会考虑。好的公司不缺投资人给TS,差的公司和机构不想投。这也是产业、资本、创业者之间的尴尬关系。
作为投资人,创业项目数不胜数。如何从中选择,核心数据的确定,成为资本寒冬中最根本的因素。大家都希望项目一轮一轮的追,机构一个比一个大。但是,我们仍然需要有承担风险的意识和完善的治理机制。一些机构专业参差不齐,创业公司治理结构失效似乎是普遍现象。
常健告诉记者,“融资失败的案例很多,死因上千万,但更多的时候,如果一家公司在合适的时间范围内没有运行出优异的业绩,投资人认为业务增速一般,就会导致再融资失败。另外,市场上高风险低回报的项目太多了。老板没信心,投资人也没信心。因为LP的压力,大家都在追逐确定性强、风险低的项目,这也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专项基金出现的原因。毕竟项目风险系数低。”
如今,一二级估值利差的套利模式已经逐渐失效,注册制带来的IPO退出红利将继续利好创投行业,但破发现象也是可以预见的正常现象。即使全面注册制是重大利好,也不能乐观。在这种情况下,投资机构将投资舞台前移,从财务投资向产业协同投资转变,是一种正常的选择。
对于投资人来说,真正了解一个项目,充分利用行业,拜访工作,了解业务,观察洽谈,是非常耗费精力的。从开始接触到立项到见面,至少需要1000个小时。一旦企业进入投资考虑范围,VC就会进入一系列筛选过程。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自己喜欢的项目,但是创始人根本不想管。小型组织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不如把你当备胎,大机构的钱拿不出来你再来找你!”投资人薛成无奈地说,“有些投资人为了抢占份额,缩短投资决策时间,不进行完整的尽职调查也是常有的事,TS后会造成很大的隐患。”
投资行业只是表面光鲜,背后甚至比战争还要血腥残酷,尤其是早期项目。
在这里批评你的投资人真的很有可能投你。他批评你,压低你的价格来获得一个好价钱。跟你聊自己行为细节的投资人,大概率不会投。
齐鲁此前指出,今天的中国早期生态已经处于一个全新的格局。所以会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从事科研的专业人士参与早期创业。风投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独家投资项目越来越少。无论投资人还是LP,这个世界都在求稳定。随着筹集更多资金的难度加剧,投资的难度也会加大。这样一来,对机构专业能力的要求会更高。
“TS出了,投资前已经调整好了。投委会之后,SPA已经签了,也只是个集资。”这是前不久一个投资人发布的朋友圈,很搞笑,但也是今年很多机构的真实写照。
02 IPO不等于赚钱,“赔钱”的LP更不满足。
筹资、投资管理和退休是一个组织为了生存必须完成的闭环。无论基金经理的资金募集能力有多强,项目来源有多丰富,投后管理有多完善,从结果导向的角度来看,在这个环节实现收益,给投资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回报,才算是成功。中基协的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2月,中国共有13.77万亿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大量基金面临退出和清算。
长期以来,IPO是VC/PE依赖的主要退出方式。在大多数投资者眼中,IPO意味着名利双收,很多基金经理希望单个项目上市带来的高回报能够支撑整个基金的收益率。不过,虽然全面注册制已经实施,a股IPO已经常态化,但退出渠道一直畅通。但随着发行定价的市场化,新股频频破发,创投机构的退出率也有所下降。
“被投资公司IPO在敲钟,但没有投资人愿意发朋友圈。”这是不久前国内一家SaaS公司在港股上市时的惨痛经历。这家企业上一轮F轮融资金额2.6亿美元(约20亿港元),投后估值18.6亿美元(约144亿港元)。上市两天市值被砍近20亿港元。估值倒挂,投资者也很无奈,很难过。
2022年,我国VC/PE机构渗透的403家企业实现IPO上市,账面退出回报超过6613亿元,回报率为432%,较2021年的512%略有下降。根据中重数据,2022年,IPO日均IRR (IPO日收盘价)为71.26%,平均MOC (IPO日收盘价)为5.79倍。这两个数字不仅低于2021年,也低于过去三年。
另一组数据显示,2022年,北交所超过50%的新股和科创板近40%的新股上市首日破发。锁定期结束进入减持高峰期后,新上市公司股价将面临进一步下行压力,IPO撤回的平均实际收益率将继续下降,多家VC/PE机构出现账面亏损。
今年年初,不少投资者对记者表示:“破发会很正常,估值会倒挂。投资者要做好长期投资的心理预期。”
以前IPO意味着成功,上市是巅峰,现在才刚刚开始上市。上市后,尤其是100亿以下市值的公司,流动性和交易量都很低。二级市场的不确定性太多,快速“涨”不代表快速“回”。
北京一家硬科技投资机构合伙人薛告诉记者,之前投资军工赛道的一家关联企业,上市解禁期已经退了,但如果再等一个月,投资回报可以高8倍。“退出时间本来就很难把握。退休了可能会亏损,但不退休会面临基金到期等问题。”
当然,挥之不去的后遗症必然会影响筹款。没有LP不问成绩。
过去一个季度,中国股权市场新成立基金数量下降近20%,新募集基金规模3532亿,同比下降33%。相比之下,PE/VC行业的出清正在加速。中基协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注册私募基金管理人23667人,同比下降3.8%。其中,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14303人,同比下降4.7%。这个数字几乎回到了2018年的水平。
在当今复杂多变的环境下,LP的投资态度越来越谨慎,延伸到投资端。各机构都在爱惜子弹,适当调整投资节奏。项目选择也必须谨慎观望。
只有练就一身本领,才能赶上百年巨变的浪潮。
吴世春在访谈节目中说,“现在投资不仅要看项目,还要看年份。以前看创始人,只要有互联网思维就行,现在一定要懂技术。超导、合成生物学、ChatGpt、靶向医疗……投资人每天都在疯狂学习新知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与创始人交流时,有丰富的话题谈论时事和热点。”
GP其实是一个企业家。它以基金为产品,链接上下游LP,进行投资。盈利模式为收费模式和carry,部分加FA。有经营压力的是公司。
资本总是在寻找机会,押注于某个机会。如今,在中国的股权市场上,早期、成长期和PE投资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投资人看一个项目,会关注团队能力、市场容量、成长曲线。如果有一项不符合要求,那就是通过,尤其是在成长性方面。当很多初创企业还在为30%到40%的增长而骄傲的时候,投资人可能会因为看不到每年5-10倍的增长而放弃。
前几天,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在美国创业“卖咖啡”。特别是他看到曾投资过ofo的真格基金重新出现在新股东名单中。在一个访谈节目上,许小平曾经说过:一年大概会投资100个项目,而这些投资更倾向于连续创业者。
在创投圈,“连续创业者”是一个重要的投资标签。这样的人成功或失败地运作了不止一个,而是两个、三个甚至更多的创业项目或商业模式。他们分析市场前景,分析项目,从过去的失败或成功经验中整合资源和组织核心。实践也证明,连续创业者的成功率确实高于首次创业者。
连续创业者的明显优势往往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市场的掌控能力,融资、招人、组织建设。这些都是练过的,知道如何控制项目节奏,知道什么时候增长,什么时候收紧;第二是逆风能力,转型,裁员,过低谷,都有现成的经验,做起来得心应手。但是,不同阶段的投资有不同的思维方式。
但作为一个合格的早期项目,创始人在待售时必须给出合理的估值,否则“迟早要还”。毕竟现在高估值的项目,到处都找不到接盘侠。
另一方面,创业者也很难。“前段时间遇到品牌创始人的一个老朋友,说我把房子卖了。生意难做,经济也没有如预期般复苏。”
创业是九死一生。在中国,小微企业的平均寿命是3-5年,有近50%的企业没有活过一个经济周期,抗风险能力较弱。从融资的角度来说,国内投资机构的每家VC一年都会初选200家左右的公司,但最终只有4家公司会投资。天使轮和A轮的融资阶段只有30%左右。虽然近年来政策支持中小企业融资,但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直比较突出。
对于今天的创投圈,正如齐鲁在《混沌学院》中曾经说过的,“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兴奋、迷茫、焦虑和激动,我们迫切需要找到一条出路,赶上过去一个世纪前所未有的变革浪潮。”"

作者:6A娱乐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6A娱乐 版权所有